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世界

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

 
 
 

日志

 
 

【转载】古代的“天下”到底指什么  

2018-06-18 15:49:09|  分类: I-0天南地北(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wdl1651994900《古代的“天下”到底指什么》
 原作者杨艳秋  博友可见
  
 

涨知识

我国古代传统文化典籍中,“天下”始于先秦,世代沿用,既有一以贯之的基本词义,又伴随历史的演进而被赋予新的内涵。认真考察其间的演变、拓展过程,对于我们了解古代文化发展历程能够提供有益启发。

“天下”作为一个地域空间概念其含义一以贯之。具体而言,大致可以包括如下几个方面:

与四海等方位词联系在一起的“天下”。《尚书·大禹谟》记尧:“皇天眷命,奄有四海,为天下君。”《周礼·职方氏》中,“职方氏”掌管“天下之图”,这个“天下之图”不仅包含“中国”,还包括“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人民所居之地,也就是所谓的“四海”。周天子则“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国”,构成了“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统治格局。周天子统治下的四面八方,也被称为“四海之内”。

与身、家、国联系在一起的天下。在先秦儒家典籍中,“天下”与诸子的政治理念紧密结合在一起,“身”“家”“国”“天下”形成了一个递进的概念。如《大学》中说:“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政权意义的天下。《汉书·高帝纪》记载,汉初刘邦定都洛阳,问群臣:“吾所以得天下者何,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这些史料中,“天下”可以理解为政权。

在中国古代,“天下”一词还具有深邃的文化内涵,其间所反映的人文情怀尤其值得注意。先秦时期,“民”的因素已经被引入到“天下”的意义中。如《论语》中的“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孟子·梁惠王下》的记载,孟子回答齐宣公的问题时说:“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这里的“天下”无疑应当理解为“百姓”或“民众”,是我国古代“民本”思想所体现的以百姓为天下的观念。

这种思想发展至北宋,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吟诵“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下”一词的人文观念继续向前拓展,这里所用“天下”一词,已经明确地向人文领域拓展,这里的“天下”更多抒发的是一种强烈的忧国情怀和以天下为己任的政治抱负,是一种自觉的主体意识。

风俗文明概念的引入,是“天下”一词向人文领域拓展的最重要表现,这是由顾炎武的《日知录》来宣告完成的。其《正始》一条中说:“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这篇文字中所用“天下”一语,其内涵已经远远逾越“易姓改号”的历代王朝更迭,到了晚清,又经学人的改造,成为掷地有声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八个字。


笔健嘴硬,至情至性郑板桥

李炫芷


古代的“天下”到底指什么 杨艳秋 - madexi0568 - 青弋江畔博客

古代的“天下”到底指什么 杨艳秋 - madexi0568 - 青弋江畔博客


历史课

清代画家郑燮号“板桥先生”,史称郑板桥。郑板桥喜欢骂人,曾在文中这样自评:“燮爱酒,好谩骂人,不知何故,历久而不能改。”虽然反省了自己这个毛病,但他其实没打算改,因为他觉得“有酒不饮,有口不言,自家桎梏,自抑性情,与墟墓中之陈死人何异乎?”

郑板桥声名鹊起后,不断有人上门订书画,但他总根据自己的好恶捉弄求书画的人。曾有一位富商请郑板桥题字,他竟然二话不说题了两个字:“竹苞”,其意思就是“草包”。郑板桥应邀给扬州一位商人写门匾,本来商人希望郑板桥写“雅闻起敬”,郑板桥却指使油漆工把门匾弄成“牙门走苟”,意思就是“衙门走狗”,嘲讽富商。

郑板桥画累的时候,还会发脾气,而且直接把自己的脾气写在画中题跋里,比如“终日作字作画,不得休息,便要骂人。三日不动笔,又想一幅纸来”以及“索我画,偏不画,不索我画,偏要画” 等等,都清楚地表明了郑板桥的“口无遮拦”,而这背后,则是郑板桥特有的才性。

郑板桥是很早就“商业化”的画家,且价格公道,在家门口清清楚楚写着:“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熟人想讨价还价?不好意思,价格一文钱不少,砍价伤感情,还要小心被骂。这价目表上,还有句很经典的备注:“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盖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若送现银,则中心喜乐,书画皆佳。”

仕途不顺以及生计的压力,使得郑板桥在罢官之后不得不靠卖画为生。彼时扬州盐商收入丰厚,买宅置地后对于书画旺盛的市场需求,让郑板桥逐渐走出了羞于言钱的尴尬。乾隆年间,“扬州八怪”纷纷公开挂牌出售书画。会经营的如金农,为了提高销量,他还会策划一些集体性的作品,打着“扬州八怪”的名号,把价格往高了卖。“扬州八怪”的这些“市场化行为”也促成了艺术市场中艺术品贸易与收藏的初态。

郑板桥是少年天才,三岁丧母,跟着在私塾当老师的父亲学习“四书五经”,八九岁时能作文,16岁能填词,20岁中秀才,30余岁名列“扬州八怪”。早早成了画家的郑板桥考了二十多年科举,康熙年间考中秀才,雍正年间考中举人,乾隆元年考中进士。进士是考中了,朝廷却没有官能给他当,让他一直候补,这一候就候了6年。50岁后,郑板桥终于“学而优则仕”,做了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县令。

在官场,郑板桥既不坐轿子,也不许鸣锣,他甚至穿上平民的衣服和草鞋,和农民一起到地里干活。

他曾画下一幅《峤壁兰图》,画中兰花有高有低,错落分布。题跋中写道:“天公雨露无私意,分别高低世为何。”意为天公创造世间万物没有私心,为什么位置却有高低之分呢?转任潍县县令时,顶头上司曾向郑板桥索画,画完,郑板桥意犹未尽,又题诗一首:“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因此在十余年间,虽然郑板桥政绩卓著,但始终没人待见他,始终是小小的七品芝麻官一个。

郑板桥的为官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莫过于在山东潍县时赶上了灾荒。等不了通报朝廷,郑板桥私开皇仓放粮,救活了一万多潍县人。但郑板桥却被一本奏折参到京城,说他私开皇仓,犯了要被斩首的大罪。所幸,郑板桥得到潍县全体老百姓请命求情,逃过一劫。最后丢了乌纱帽,61岁时被罢官归家。

纵然生活如此凄惨,郑板桥居然还在《画竹图》的题跋上显示了一把嘴硬的功夫:“乌纱掷去不为官,华发萧萧两袖寒,写取数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

18世纪的扬州,盐业经济高度繁荣,成为了全国的经济中心,发达、方便的水路能让各方的人在这里聚集。据《扬州画舫录》记载,本地画家及各地来扬州的画家稍具名气者就有170人之多。当地像郑板桥、金农这样狂怪的画家,在清代雍正、乾隆时期的扬州还有很多。具体是哪“八怪”,各家说法不一,较为公认指:金农、郑燮、黄慎、李鱓、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也有人提到的其他画家,如阮元、华嵒、闵贞、高凤翰、李勉、陈撰、边寿民、杨法等,因画风接近,也可并入。

所以“扬州八怪”,应该定义为清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活跃于扬州地区的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总称,美术史上也常称其为“扬州画派”。因此,“八”字可看作约数。他们大多出身贫寒,生活清苦,清高狂放,书画往往成为抒发心胸志向、表达真情实感的媒介。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