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世界

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

 
 
 

日志

 
 

【转载】【党史资料】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 1962.12.15  

2016-12-28 11:49:28|  分类: I-1国际共运(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苏之间的尖锐分歧,使各国共产党感到严重不安。罗马尼亚工人党、越南劳动党等一再呼吁中苏两党停止公开论战,消除分歧。中共在这些建议基础上主张停止公开攻击,举行两党会谈。但苏共却利用1962年11月至1963年1月欧洲5国党分别召开党代会之机,导演了一场又一场反华闹剧,苏联报刊也连续发表了数百篇文章,全面攻击中国。为了回答苏共的攻击,从1962年底到1963年初,中共接连发表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等7篇文章对苏共等党的攻击予以批驳,但对苏共还没有公开指名。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

(1962.12.15) 《人民日报》社论

   最近,正当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千方百计地反对社会主义国家,破坏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镇压各国人民革命斗争,而各国共产党人迫切需要加强团结,共同对敌的时候,令人痛心的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队伍里,出现了一股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反对中国共产党和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破坏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团结的逆流。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在欧洲先后举行了保加利亚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第八次代表大会、意大利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和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不幸的是,这些党的代表大会的讲台,竟被利用为攻击兄弟党的场所。这一股破坏团结、制造分裂的逆流,在意共和捷共的代表大会上,达到了新的高峰。有些兄弟党的同志不仅继续攻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并且公开指名地攻击中国共产党,还指责不同意攻击中国共产党的朝鲜劳动党。这是对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一致协议的一九五七年莫斯科宣言和一九六○年莫斯科声明的极其粗暴的违反。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极其严重的事件。

   应邀参加捷共代表大会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在十二月八日发表声明,严肃地指出:“这种做法,不符合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不利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不利于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不利于争取世界和平的斗争,也是不符合于社会主义各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这种错误做法,只能加深分歧,制造分裂,只能为亲者所痛,仇者所快。”

   中国共产党一贯认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是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始终不渝地维护和加强这个国际主义的团结,是一切共产党人的神圣职责。由于各兄弟党共同有关的问题极其复杂,各兄弟党的处境很不相同,而客观形势又经常变化,各兄弟党之间发生不同的意见常常是难免的。而且发生不同的意见,并不一定是坏事。重要的是,必须从维护和加强国际主义团结、共同对敌的立场出发,遵循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所规定的兄弟党、兄弟国家关系的准则,经过协商达到一致,使团结得到可靠的保证。

   一年以前,在苏联共产党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上,第一次出现了利用一个党的代表大会对另一个兄弟党发动攻击的错误做法。当时,中国共产党就坚决反对这种错误做法。在那次大会上及其以后,中国共产党曾经多次恳切呼吁,有争执和分歧的兄弟党,特别是首先发动攻击的党应当采取主动,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础上,在相互尊重独立和平等的基础上,重新团结起来。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这种真诚努力,没有能够阻止事态的继续恶化。某些兄弟党的领导人,不但没有考虑改变这种错误做法,反而变本加厉,沿着分裂主义的道路,愈走愈远,以至这种错误做法最近接连出现在欧洲四个兄弟党的代表大会上。

   在这里,我们要说一说捷共代表大会上发生的事情。

   在捷共的代表大会上,一些捷共同志和某些兄弟党同志,任意地诬蔑和攻击中国共产党是“冒险主义”、“宗派主义”、“分裂主义”、“民族主义”和“教条主义”。中共代表团在自己的声明中坚决反对这种制造分裂的做法。声明指出:“这种错误做法,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后果,如果继续下去,势必还要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然而,中国共产党这种以团结为重的态度,仍然没有能够使那些坚持这种错误做法的人回心转意。捷共某些领导人表示“不能同意”中共代表团的意见,坚持要“进一步加深”这种做法,竟然要中国共产党“重新审查”自己对重要国际问题的立场,并且把对中国的这些诬蔑和攻击公开在全世界面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不作必要的答复。

   捷共一些同志和某些兄弟党的同志,攻击中国共产党犯了所谓“冒险主义”的错误。他们指责中国在古巴问题上反对“明智的妥协”,要把全世界“拖入热核战争”。事情果真是像他们所指责的那样吗?

   中国人民同社会主义各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一样,是爱好和平的。中国一贯奉行和平外交政策。我们始终不渝地为和缓国际紧张局势和保卫世界和平而积极斗争。中国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首创者,我们一贯主张在五项原则基础上同不同社会制度国家和平共处,主张通过谈判解决国际争端,而反对诉诸武力。

   中国共产党一贯认为,要维护世界和平,要实现和平共处,要和缓国际紧张局势,首先必须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战争政策,必须发动人民群众同美帝国主义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我们相信,正如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所指出的,社会主义力量、民族解放力量、民主力量以及一切和平力量的联合斗争,能够挫败美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战争计划,阻止世界大战的爆发。

   在如何对待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这个问题上,中国共产党一贯认为,在战略上要藐视它,在战术上要重视它。这就是说,一方面,从战略上看,从长远的整体的观点来看,归根到底,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一定要失败的,人民群众是一定要胜利的。没有这样的认识,就不能鼓励人民群众信心百倍地向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进行坚决的革命斗争,就不能引导革命走向胜利。另一方面,从战术上看,在当前的每一个具体问题上,又必须认真对待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必须严肃谨慎,讲究斗争艺术。没有这种认识,就不能进行胜利的革命斗争,就有遭受挫折和失败的危险,也不能引导革命走向胜利。中国共产党历来坚持的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的观点,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观点,这完全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我们既反对投降主义,又反对冒险主义。一切要革命和要胜利的人,对待敌人只能采取这种态度,而不能采取别种态度。因为,如果在战略上不敢藐视敌人,那就必然会犯投降主义的错误。如果在战术上,在具体斗争中轻率、鲁莽,那就必然会犯冒险主义的错误。如果在战略上不敢藐视敌人,而在战术上又轻率、鲁莽,那就既会在战略上犯投降主义的错误,又会在战术上犯冒险主义的错误。

   在对待核武器问题上,中国共产党人一贯主张全面禁止具有巨大破坏力的核武器,一贯反对帝国主义的罪恶的核战争政策,并且一贯认为,在社会主义阵营拥有强大优势的条件下,通过谈判,通过对美帝国主义的不断揭露和斗争,达成禁止核武器的协议,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一切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各国革命人民,从来没有被帝国主义手里的核武器所吓倒,而放弃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斗争。我们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不是唯武器论者,也不是唯核武器论者。我们从来不认为核武器能够决定人类命运。我们深信,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力量。只有人民群众才能够决定人类历史的命运。我们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的核讹诈政策,我们也认为社会主义国家根本不需要拿核武器作赌注,也不需要拿它来吓唬人。如果那样做,就会真正地犯冒险主义的错误。如果迷信核武器,看不到也不信任人民群众的力量,在帝国主义的核讹诈面前仓皇失措,那就有可能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就可能犯投降主义的错误。

   我们认为,英勇的古巴人民在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中,既没有犯投降主义的错误,也没有犯冒险主义的错误。古巴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一样热爱和平,努力争取和平。但是,正如菲德尔·卡斯特罗同志所说的,“和平的道路并不是牺牲各国人民权利、侵犯各国人民权利的道路,因为这恰恰是导致战争的道路。”古巴统一革命组织全国领导委员会和古巴革命政府十一月二十五日联合声明庄严宣告:“和平途径和政府之间的讨论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是我们同时重申,在帝国主义面前我们决不变节。我们将用我们的坚定来反击帝国主义的实力地位。我们将用我们的尊严来反击帝国主义要使我们卑躬屈膝的图谋。我们将以战斗到最后一个战士的决心来反击帝国主义的侵略。”

   古巴人民在以菲德尔·卡斯特罗为首的古巴统一革命组织和古巴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在极其复杂和困难的情况中,团结一致地对美帝国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坚持五项正义要求,而没有被美国的核讹诈吓倒,并且在全世界人民的正义支援下,取得了反对美国侵略的又一次伟大的胜利。

   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古巴统一革命组织和古巴政府的正确路线,支持古巴人民的五项正义要求和他们的英勇斗争。这是中国履行自己的不容推卸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义务。如果说中国支持古巴人民反对美国侵略者的正义斗争就是什么“冒险主义”,那么,我们要问,是不是要中国人民不尽自己的可能支持古巴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才不叫做冒险主义呢?是不是硬要古巴放弃主权、放弃独立、放弃五项正义要求,才不叫做冒险主义,也不叫做投降主义呢?全世界都看到,我们既没有要求把核武器运进古巴,也没有阻挠把所谓“进攻性”武器撤出古巴,所以对我们来说,根本说不上什么“冒险主义”,更说不上什么要把全世界“拖入热核战争”。

   有人还指责中国在中印边界问题上的正确立场,好像中国闯了什么大祸。但是,事实又是怎样的呢?

   中国始终不渝地主张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同邻国的边界问题,并且先后同缅甸、尼泊尔等国,在五项原则基础上,通过友好协商,互谅互让,圆满解决了边界问题。长期以来,在中印边界问题上,究竟谁拒绝和平谈判,谁侵占了谁的领土,谁进行武装挑衅,谁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了。对于印度反动集团妄图用武力改变中印边界状况,得寸进尺地侵占中国边境领土,中国人民忍让了多年,一而再、再而三地争取通过和平谈判寻求公平合理的解决。可是,尼赫鲁政府却完全拒绝谈判。他们把中国的忍让看作软弱可欺。印度总理尼赫鲁在十月十二日明目张胆地下令发动对中国的进攻,要把中国边防部队从中国领土上“清除掉”。这才迫使中国边防部队不得不进行自卫反击。中国是爱好和平的社会主义国家,但是我们绝不能让别人任意欺侮。中国在印度军队大规模进攻面前进行自卫反击,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最起码的正当措施。中国在反击了印度军队的进攻之后,立即就建议停止冲突、脱离接触和重开谈判,并且主动停火、主动后撤。事实已经证明,正是因为中国人民对印度反动民族主义者的扩张野心,进行了必要的斗争,才使中印边界的局势开始和缓下来,实现了事实上的停火。

   中国为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一贯的真诚努力,是举世公认的。奇怪的倒是有些自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人,竟然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忘记得一干二净,他们根本没有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观点出发,来分析一下尼赫鲁政府挑起中印边界冲突、一直不肯和解的反动政策。他们既不愿意看到这种政策是出于印度大资产阶级大地主反对印度人民、反对印度进步运动的需要,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政策正是适应了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的需要,并且得到他们的支持。事实上,近些年来,尼赫鲁政府越来越残暴地镇压国内人民,越来越投靠美帝国主义,在许多重大国际事件中,例如刚果事件中,充当了美帝国主义的帮凶。尼赫鲁政府坚持反华,正是它的对内对外政策越来越反动的结果。那些攻击中国把尼赫鲁政府推向西方的人,恰恰是倒因为果了。他们在中印边界争端中,自始至终,不分是非,装作“中立”的样子,嘴里说中国是“兄弟”,实际上把印度反动集团当作亲人。这些人难道不应该抚心自问,他们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丢到哪里去了?他们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丢到哪里去了?

   在捷共的代表大会上,有一些人又一次大肆攻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说什么阿尔巴尼亚劳动党领导人“反对苏联”,破坏团结,是“分裂主义者”和“宗派主义者”。他们并且谴责中国共产党反对攻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维护兄弟党关系准则的正确立场,也给中国共产党加上“分裂主义”、“宗派主义”、“民族主义”的罪名。但是,这种颠倒黑白的诬蔑和攻击,完全是徒劳的。

   判断谁是维护团结,谁是分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标准是,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一致通过的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所规定的兄弟党和兄弟国家相互关系的准则。这些准则是:完全平等的原则,既是互相联合又是独立自主的原则,经过同志式的平等协商来达到一致的原则。经验证明,只要按照这些正确的原则办事,兄弟党的团结和兄弟国家的团结就能够得到巩固,即使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分歧,也能够得到合理的解决。反之,如果违反这些原则,在兄弟党、兄弟国家的相互关系中,使用压力,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别人,或者用诬蔑和攻击的做法代替协商一致,那必然要损害团结,那就要犯分裂主义、宗派主义的错误。

   一年以前,在苏联共产党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上,中共代表团就曾经说过:“我们认为,兄弟党、兄弟国家之间,如果不幸发生了争执和分歧,应该本着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精神、平等和协商一致的原则,耐心地加以解决。对任何一个兄弟党进行公开的片面的指责,是无助于团结,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的。把兄弟党、兄弟国家之间的争执公开暴露在敌人的面前,不能认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郑重的态度。”

   中国共产党所以坚持反对在一个党的代表大会上攻击另一个兄弟党,正是为了维护兄弟党、兄弟国家相互关系的准则,维护兄弟党、兄弟国家之间的团结。我们采取这种立场,有什么过错呢?难道我们全力维护团结,反对不利于团结的做法,倒是成了“分裂主义”和“宗派主义”;而首先发动攻击,破坏团结的人,反而不是分裂主义和宗派主义吗?朝鲜劳动党代表团,在捷共代表大会上,不同意某些人攻击中国共产党,竟然受到了指责。难道朝鲜劳动党维护团结的立场,竟然是一种罪过吗?难道维护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人,倒是犯了错误;而违背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人,反而算是正确的吗?

   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关于兄弟党、兄弟国家关系准则的规定,根本没有给任何一个党(不论是大党或者小党)一种权利,它可以在自己的代表大会上,对另一个兄弟党发动攻击。如果承认这种错误的做法,那末,这个党可以攻击那个党,今天攻击这个党,明天就可以攻击另一个党,这样发展下去,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

   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规定的兄弟党、兄弟国家的相互关系的准则,正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在兄弟党、兄弟国家之间的关系问题上的具体化。如果违背这些准则,就势必陷入大国沙文主义或者其他形式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泥坑。可是,那些攻击中国共产党犯了所谓“民族主义”错误的人,就没有自己想一想,究竟他们把自己同兄弟党和兄弟国家的关系放在什么地位?明明是自己违反了兄弟党、兄弟国家的关系的准则,对另一个兄弟党、兄弟国家发动攻击,实行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的错误做法,却硬要别人都跟着那样做,如果谁不听从指挥,那就是什么“民族主义”。这难道是合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的吗?难道这种错误的做法不正是分裂主义、宗派主义,不正是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的最恶劣的表现吗?

   那些指责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反对苏联”、破坏团结的人们,应该问一问自己,到底是谁首先挑起事端,是谁在自己的代表大会上首先攻击了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为什么只允许自己有权利肆意攻击别的兄弟党,而别的兄弟党就连答辩的权利都没有呢?如果阿尔巴尼亚的同志回答别人对他们的攻击,就叫做“反对苏联”,那么那些首先发动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人,又应该叫做什么呢?那些肆意攻击中国共产党的人,又应该叫做什么呢?

   对于共产党人来说,一个起码的要求应该是分清敌我,应该是对敌狠,对己和。可是,有一些人恰恰颠倒过来了。他们同帝国主义就那样“迎合”、“彼此让步”;而对兄弟党和兄弟国家却是这样誓不两立。他们对张牙舞爪的敌人可以采取“明智的妥协”、“克制”的态度;而对兄弟党和兄弟国家却不愿意采取和解的态度。对敌人是那样“和”,对兄弟党和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却是这样“狠”,这显然完全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所应该采取的立场。

   莫斯科声明确认,当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是修正主义。莫斯科声明指出:“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的领导人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同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对立起来”,“进行着反对社会主义阵营和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破坏工作”。莫斯科声明还号召各国共产党人必须为反对南斯拉夫现代修正主义者的反列宁主义思想的影响而积极斗争。但是,却有一些共产党人把共产主义叛徒铁托捧上了天,同铁托集团搞得那么亲热。在捷共的这次代表大会上,有人竟然反对中国共产党对南斯拉夫现代修正主义的揭露。总之,这些人要团结的人,正是应该反对的人;他们反对的人,正是应该团结的人。请问,这难道不是对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公开的粗暴的违反吗?沿着这样的路线,将会走到哪里去呢?

   所有事实都表明,中国共产党人,同全世界一切真正的共产党人一样,一贯遵守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及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革命原则。攻击中国共产党的人们硬要给我们扣上“教条主义”的帽子,这只能证明他们所反对的“教条主义”不是别的,正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一切真正的共产党人所坚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阵地以及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革命原则。这些人自以为只要打起“反对教条主义”的招牌,叫喊所谓“创造性”,就可以任意歪曲马克思列宁主义,就可以任意篡改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我们要质问这些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这两个历史性的文件,是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一致通过的并且在上面签了字的,现在是不是仍然有效呢,是不是还需要遵守呢?

   有人说:我们是多数,你们是少数,因此,我们是创造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你们是教条主义者;我们是正确的,你们是错误的。可是,稍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谁是谁非,谁代表真理,并不是可以按照一时的多数或少数来判断的。真理是客观的存在。一时的多数,终究不能把错误变成真理;一时的少数,也终究不会使真理变成错误。历史常常有这样的事情,在某些时候,在某些场合,真理并不在多数人方面,倒是在少数人方面。在第二国际时期,列宁和布尔什维克曾经是国际工人运动中的少数;但是,真理却在列宁和布尔什维克一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当德国国会表决战争预算的时候,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多数议员都投赞成票,只有李卜克内西一个人投反对票;但是,真理却在李卜克内西的一边。一切敢于坚持真理的人,绝对不会害怕自己暂时处于少数地位。反之,一切坚持错误的人,即使暂时处于多数地位,也终究不能避免自己的破产。

   马克思列宁主义认为,世界上唯一的最可靠的多数,那就是决定历史命运的占全世界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那些违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人们,尽管在某个地方,某个会场上,可以吵吵嚷嚷,喧嚣一时,但是他们决不代表真正的多数。他们的“多数”,只是一种虚假的、表面的现象,实质上恰恰是少数。他们所攻击的“少数”,实质上恰恰是多数。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从来是透过现象而从本质上看问题的。我们只服从真理,服从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决不服从任何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挥棒。不论帝国主义者、反动派和现代修正主义者怎样骂我们,反对我们,我们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真理的立场,是绝对动摇不了的。

   我们愿意提醒那些攻击中国共产党的人们,无理谩骂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不管怎样大骂特骂,都无损于一切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光辉。自从世界上有了共产党的那一天起,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真正的共产党是不挨骂的,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真正的共产党是被人骂倒的。中国共产党就是在帝国主义者、反动派、修正主义者和各种机会主义者的咒骂声中成长起来,得到锻炼,并且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他们的咒骂都没有损害我们的一根毫毛。相反地,这恰恰证明我们做得对,证明我们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证明我们维护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

   我们还愿意提醒那些攻击中国共产党的人们,目前美帝国主义正在导演一场反华大合唱,甚至肯尼迪也亲自出马说,西方世界目前面临的重要问题是如何对付“共产党中国的政权”。在这样的时候,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应该同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划清界线吗?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出现的制造分裂的错误做法,只能有利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请看,帝国主义者、各国反动派和南斯拉夫现代修正主义者不是正在拍手叫好,幸灾乐祸,期待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分裂吗?腊斯克最近就公开说:“共产党的分歧非常严重,影响非常深远”。“在全世界各国共产党内部造成的混乱,对自由世界是有帮助的”。那些攻击中国共产党和其他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人们,都应该想一想,敌人在赞扬这种做法给“自由世界”帮了大忙,这难道是光彩的吗?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前进的道路上,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曲折,丝毫也没有什么奇怪。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来都是在战胜各种各样机会主义的斗争中不断发展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来都是在战胜各种各样的困难中不断前进的。所有帝国主义者、反动派、现代修正主义者,只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洪流中,在全世界人民的伟大革命斗争的洪流中,成为历史的渣滓。

   各国共产党人有着共同的伟大理想,有着共同的庄严事业,而且面临着共同的敌人,我们有着千条万条理由要团结起来,而没有丝毫理由制造分裂。那些制造分裂的同志们清醒起来吧!中国共产党人诚恳地希望,各国共产党应该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利益为重,以国际无产阶级和全世界人民的共同的对敌斗争的利益为重,以我们所担负的光荣历史任务为重,以全世界革命人民对我们的殷切期望为重,遵循着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所规定的处理兄弟党、兄弟国家的相互关系的准则,采取正确的方法来消除分歧,维护团结。

   只要大家都有解决问题的愿望,那么,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是不难找到的。参加捷共代表大会的中共代表团的声明说:“为了解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若干重大原则问题的分歧,中国共产党和一些兄弟党曾经提议召开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代表会议,弄清是非,加强团结,共同对敌。我们认为,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正确的方法。”

   中国共产党愿意同各国兄弟党一起,竭尽一切努力,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基础上,加强团结,反对分裂,为世界和平、民族解放、民主和社会主义事业的新胜利而奋斗。让我们联合起来,为保卫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伟大团结,保卫社会主义阵营的伟大团结,保卫全世界革命人民和一切爱好和平人民的伟大团结,而不遗余力地坚持奋斗吧!让我们再一次高呼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伟大口号: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相关博文:

中苏论战时《人民日报》《红旗杂志》重要文章要点

【党史资料】列宁主义万岁——纪念列宁诞生九十周年 1960.04.22

【党史资料】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 1960.04.22

毛主席指导的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目录】

中苏论战:(九评之一)苏共领导同我们分歧的由来和发展 1963.09.06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