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眼看世界

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

 
 
 

日志

 
 

【转载】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2016-11-12 20:56:38|  分类: H-0名人传记(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息尚存 · 2016-11-11 · 来源:乌有之乡


中国大陆的有关方面早就准备对孙中山进行一次高调的纪念,以求力压台湾。在纪念毛泽东的时候,最高调的,纪念的却是毛泽东的“晚年错误”。

  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二○一六年的十一月十二日,是孙中山诞辰的一百五十周年。据悉,中国大陆的有关方面早就准备对孙中山进行一次高调的纪念,以求力压台湾。

  孙中山是我国近现代历史上的一个著名人物。对历史人物,不用说高调的纪念,就是一般性的纪念,也首先要对其一生的功绩与德行进行回顾。整个人类世界,可能只有对毛泽东的纪念例外。在纪念毛泽东的时候,最高调的,纪念的却是毛泽东的“晚年错误”。

  一个人能否成为历史人物、尤其是能否成为伟大的历史人物,那就要看他是否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立下过历史性的功绩。功:就是付出,就是物理学上的做功;绩,是做功的结果,就是成就。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算得上是成就。纵火犯在进行纵火犯罪的时候,也必须要有一定的付出,但是他付出的结果,形成的却是罪恶而不是成就。

  凡能够称得上是历史人物的人,也无不是名扬天下的人,孙中山就是如此。然而让孙中山扬名天下的名,却不是他的本名孙文,而是孙中山这个中日合璧的名字。

  一八六六年的十一月十二日,孙中山出生在广东省的香山县(国民党统治时期改名为中山县,改革开放后晋级为中山市)。孙中山的原名为孙文,字载之,号逸仙,幼名帝象。

  一八七九年,年幼的孙文随其母到檀香山投奔其大哥孙眉求生。在其大哥的资助下,孙文在檀香山和香港等地,接受到了系统的西方式教育。

  一八九四年六月,孙文携好友陆皓东从家乡广东出发,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提出了一些对满清王朝进行改良的建议。此时,日本利用朝鲜问题对满清王朝的挑衅正咄咄逼人,两国开战在即。李鸿章因忙于对日战事而未能接见孙文,也未就孙文提出的改良建议而作出答复,于是孙文便愤而决定出洋。当年十月,孙文在大买办郑观应的帮助下,从上海启程,经由正与满清王朝处于激烈交战状态下的日本而抵达了美国的檀香山。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孙文在檀香山组织了一些华人华侨,成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资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团体兴中会,公开提出了“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这样具体而明确的以推翻满清王朝为目的的革命主张。

  一八九四年十二月下旬,趁满清王朝正在全力抵抗日本侵略的机会,孙文和邓荫南携带这一万三千美元的武装起义经费从檀香山启程,再次经日本到达了香港,准备筹划收买江湖会党在广州举行武装起义。在香港期间,孙文经其老师英国人康德黎的介绍,认识了日本人梅屋庄吉。在认识了梅屋庄吉之后仅仅几天之后,孙文就把他准备发动推翻满清王朝的武装起义计划告诉了梅屋庄吉。梅屋庄吉在得知了孙文准备推翻满清王朝的武装起义计划之后,不仅非常支持孙文,而且还慷慨地答应为孙文提供用于发动武装起义的经费。在结识了日本人梅屋庄吉之后,孙文又想得到日本政府方面的支持。为此,孙文多次到日本驻香港的领事馆拜见了日本驻香港的领事中川恒次郎,请求日本政府支持他发动推翻满清王朝的武装起义。在接到孙文的请求之后,中川恒次郎立即两次写信给日本的首相原敬,向首相通报了孙文请求日本政府支持他发动武装起义以推翻满清王朝的情况。但是由于满清王朝和日本之间的甲午战争很快就结束了,所以日本政府也就没有理会孙文的请求。虽然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支持与配合,但却由于得到了日本人梅屋庄吉提供的金钱帮助,于是孙文等人还是决心将武装起义进行下去。一八九五年十月,孙文和后来成为了国民党党旗的青天白日旗的设计者陆皓东以及陈少白、郑士良等人在收买了一批具有流氓黑社会性质的江湖会党之后,经过周密策划决定发动广州起义,但由于计划败露,还未等起义发动起来,陆皓东等人被清政府捕杀了,孙文和陈少白、郑士良等人只得逃到日本躲避清政府的追捕。就这样,孙文等人所筹划的第一次武装起义还未等发动起来,便遂告流产。

  一八九五年十一月,在日本的孙文从神户来到横滨,组织了兴中会横滨分会。年底,孙文离开日本再次去檀香山。在檀香山的华人华侨中进行了一番推翻满清王朝的宣传鼓动之后,孙文又于一八九六年十月到了英国的伦敦。在伦敦,孙文遭到了满清王朝驻伦敦使馆的秘密绑架,后经其老师康德黎等人的竭力营救才脱险。

  一八九七年八月中旬,孙文为了抵近中国以便易于今后发动推翻满清王朝的武装起义,遂再次抵达了日本的横滨。回到横滨之后不几天,就有两名日本人慕名前来拜会孙文。这两个日本人一个名叫宫崎寅藏,一个名叫平山周,两人都住在日本的东京,他们是通过在日本的华人和华侨以及孙文伦敦蒙难的消息,才知道了孙文这个专骛要推翻满清王朝的人的,听说孙文回到了横滨,于是便慕名前来拜会。宫崎寅藏是日本的一个著名浪人,别号白浪滔天,所以也有人称他为宫崎虎藏或宫崎滔天。而对平山周,每一个知道孙文的中国人也都应该知道他,因为使孙文名扬天下的孙中山这个名字,就是因他而起的。这次到日本,孙文是大有所获,不仅从此有了个日本名,而且还由于经过宫崎寅藏和平山周的从中介绍,又结识了犬养毅、大隈重信、菅也长知、头山满、山田良政等日本朝野的许多著名人物。

  在宫崎寅藏和平山周到横滨拜会了孙文的几天之后,孙文又到东京去找平山周,向他说了留在日本筹划推翻满清王朝的武装起义的打算。听了孙文的打算,平山周十分兴奋,马上就与孙文一同到了宫崎寅藏家,找到宫崎寅藏一同商定如何进行推翻满清王朝的武装起义的筹备工作。在商定好了武装起义的所有行动方案之后,为了便于孙文在日本的活动,三人又商定了让孙中山就住在宫崎寅藏家附近的对鹤旅馆。在去旅馆之前,孙文还特意换上了崭新的日本和服。一切都装扮好了之后,孙文与宫崎寅藏和平山周一同前往旅馆。路上,三人在经过一座华丽的住宅时,孙文好奇地向平山周询问这是谁的住所,平山周回答说这是中山侯爵的府邸。到了对鹤旅馆,由平山周替孙文进行登记。由于事先忘记了给孙文起一个日本化名,平山周犹豫了一下,想起了刚才经过的中山侯爵的府邸,于是便顺手在旅馆的登记簿上写下了中山两个字。然而“中山”只是日本的一个姓,有姓就还得有名,就在平山周正在思考给孙文起一个什么日本名字的时候,孙文拿过平山周手中的笔和登记簿,在中山两个字之后添上了一个“樵”字。从此,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文先生就有了一个后来在知名度上远远地超过了他的孙文这个本名的中日合璧的名字----孙中山。

  在我国,衡量一个是否留下了什么历史成就的标准有三条,那就是立功,立德,立言。在立言这方面,孙中山的一生可谓是著述颇丰。流传在世的有《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和《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告各友邦书》等。然而孙中山的这些著述,纯粹就是大话、胡话、昏话和瞎话,不仅没有多少实现的可能,而且更使中华民国的国格丧尽。因此,当时的中国人又送了孙中山一个绰号:孙大炮。

  孙中山的这个名字能够名扬天下,是由于与“辛亥革命”,联系在了一起。革命一词在汉语文化的序列里自产生那天起,就是一个褒义词,如“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呼人”。而到了近现代,革命一词在我国又代表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然而“辛亥革命”的真实成就,用“武昌起义”元勋蔡济民的诗句来说,就是“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

  绝大多数的人对“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这一诗句的理解,都认为是蔡济民对“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满清政权,但却由于未能阻止袁世凯篡权并最终复辟称帝,所以未能彻底消除封建制度,未能改变我国社会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而抒发的遗憾和愤懑。其实,“辛亥革命”未能改变我国社会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并不是由于袁世凯的篡权并最终复辟称帝,而是孙中山等人原本就没有想过、尤其是不敢想去改变它。

  一九一二年一月五日,在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和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的仅仅第五天,孙中山就发表了一份《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告各友邦书》。在这份《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告各友邦书》中,孙中山代表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向全世界发出郑重的承诺,全盘接受满清王朝与各帝国主义列强所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并负责全部偿还满清王朝所欠各国的一切债务和赔款。

  此时的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不过就是占据了长江以南和陕西的部分地区,连满清王朝的半壁江山还没有拿到手,故而前途未卜、生死难料。尤其如果不是袁世凯为了篡夺满清王朝的政权而与孙中山等革命党人勾勾搭搭,停战和谈,那么所谓的“辛亥革命”,可能早就被满清王朝武力平息了。在孙中山代表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宣布要接受满清王朝与各帝国主义列强所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并负责全部偿还满清王朝所欠各国的一切债务和赔款的时候,尽管已经开始了南北议和,但是此时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和满清王朝之间的关系,无论是在法理上,还是在情理上,都还属于是敌对政权之间的关系。帝国主义列强所强加给满清王朝的那些不平等条约,不仅是中华民族的耻辱,而且实际上也是满清王朝欠下的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债务。在满清王朝这个敌对的政权尚且存在的情况下,却竟然要去抢夺满清王朝这个敌对政权的债务与耻辱。这样的做法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以满清王朝与帝国主义列强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为依据,于是便认定满清王朝变成了“洋人的朝廷”。此后再以满清王朝变成了“洋人的朝廷”作为理由之一,从而便要推翻满清王朝。然而在还没有推翻满清王朝的情况下,却竟然就急着去抢夺满清王朝与帝国主义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天底下哪有这样的荒唐逻辑?当走狗也用不着如此地着急。满清王朝与帝国主义列强签订了许多的不平等条约,这的确是事实;满清王朝因此而变成了“洋人的朝廷”,这也确实不假。但是满清王朝终究还是在被帝国主义列强打败了并且还打怕了之后才签订的卖国条约,才变成了“洋人的朝廷”。而不经一战便要全盘接受自己还曾经不承认的满清王朝这个敌对政权的全部债务和应负的赔款,这样的政府算不算是“洋人的政府”?被人打怕了之后而乖乖地卖国,这样的行为的确是无能,是无勇;未经一战便要全盘接受自己还曾经不承认的满清王朝这个敌对政权对外签订的全部不平等条约,这样的行为,无疑就是为了向帝国主义列强邀宠,无疑就是着急去给帝国主义列强当走狗。这样的做法,怎么能改变我国社会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

  “辛亥革命”的源头,是湖北新军于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晚发动的“武昌起义”。而“武昌起义”发生时,孙中山正在美国的华人华侨中,进行筹款。在得知了国内爆发了“武昌起义”的消息后,孙中山没有急于回国,而是跑到欧洲去向英法等帝国主义列强借款。

  “武昌起义”爆发后,由于袁世凯把它当作是逼清帝退位而由自己取而代之的天赐良机,于是袁世凯对起义不是急于镇压,而是趁机和满清王朝讨价还价并以南方所发生的革命,逼迫清帝退位。而袁世凯这个大肆进行其阴谋活动的过程,不仅给“武昌起义”留下了喘息之机,而且更让南方各省的立宪派看到了希望。因此,南方一些省份的立宪派这才纷纷响应“武昌起义”,宣告脱离满清王朝而独立。在纷纷宣告脱离满清王朝而独立之后,南方各省的立宪派和“武昌起义”的革命派凑到一起,共谋未来。然而此时,他们不仅面临着袁世凯的巨大军事压力,而且也更面临着手中无钱的巨大尴尬。幸好就在这时,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会员到处宣扬说,孙中山从英法帝国主义列强借到巨款回国了。于是,立宪派与革命派在经过一番勾心斗角之后,达成了妥协,组成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并选举了孙中山为中华民国的临时大总统。

  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二日,在袁世凯的武力逼迫和利益的引诱下,满清王朝的隆裕太后下诏清帝退位并责成袁世凯组织中华民国政府。清帝退位之后,孙中山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也就失去了其存在的空间。于是,孙中山只得把大总统的职位让给袁世凯。

  一九二七年,蒋介石在发动“四·一二政变”之后,于四月十八日在南京宣告成立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然而此时,国共两党共同组建的以汪精卫为首的武汉国民政府还存在。而为了表明自己政权的合法性,于是蒋介石不仅开始大肆神话孙中山,而且还更是尊奉孙中山为国父并尊奉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为国母。

  孙中山与毛泽东,都是伟大的革命者。孙中山是中国革命的先行者,而毛泽东,则是中国革命的成功者。然而近年来随着国学热、民国热和民国范热,那些具有民国范的公知们在继续贬低和丑化毛泽东的同时,又开始了神话孙中山。因此,高调纪念孙中山,也就在所难免了。公知们之所以如此偏爱孙中山,就是因为他们和孙中山有着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喊口号、说大话、吹牛皮、大言不惭、大话无边。

  凡革命,无不是为了改变现状,特别是改变自己的现状,所以公知们也是要革命的。然而在对待革命这一问题上,公知们对孙中山和毛泽东却采取的是双重标准。这不仅是由于毛泽东和孙中山所领导的革命性质的根本不同而导致了他们在革命过程中、尤其是在革命胜利后的社会地位不同,而且还更在于毛泽东和孙中山领导革命方式的不同。毛泽东领导中国革命的方式是“官兵一致同甘苦”,亲力亲为,艰苦卓绝,甘冒锋镝。而孙中山领导革命的方式,则纯粹是“大话无边信口吹,顺手抱得美人归”。而“大话无边信口吹,顺手抱得美人归”这样的优雅人生,又历来就是只会坐而论道的我国传统文人、也就是当下的那些公知们毕生所向往与追求的。因此这些公知们这才要拼命地妖魔化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而又极其无耻地神话孙中山。

  不只是在对待孙中山和毛泽东两个历史人物的政治问题上采取的是双重标准,就是在对待孙中山和毛泽东两人的个人生活问题上,公知们同样采取的是双重标准。譬如三十多年来,在毛泽东和江青这两位最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的婚姻问题上,当今的公知们用他们所能够想到的最下流的语言,编造出了他们所有能够想象出来的最为下流的故事。而孙中山和自己老朋友宋嘉树的女儿宋庆龄的不伦之恋,却被他们吹捧成了是纯洁爱情的典范。

  毛泽东和孙中山一样,一生都共有过三次婚姻。毛泽东的三个妻子也与他一样,都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在和第二个妻子贺子珍于一九三七年底分手之后,毛泽东和江青在延安正式结婚。此后直到毛泽东逝世的一九七六年,在长达三十八年的时间里,毛泽东和江青这对坚定革命的伴侣,为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与人类最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始终并肩战斗,生死不渝。

  宋庆龄是孙中山的挚友宋嘉树的第二个女儿,当宋庆龄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孙中山不仅就看见过她,而且还更有可能抱过了她。一九一三年,在发动了反对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失败之后,孙中山和好友宋嘉树一家以及一些国民党人再度流亡到了日本的横滨。而此时的宋庆龄,却正在美国留学。一九一三年八月三十日,在宋庆龄从美国留学归来刚刚归来而抵达日本横滨的第二天,宋嘉树和宋霭龄就带着宋庆龄去探望了孙中山。一九一四年九月,由于宋霭龄要回上海完婚,于是宋庆龄便接替宋霭龄担任了孙中山的英文秘书。之后,宋庆龄积极协助孙中山组建了每名党员都必须要以按指模的方式宣誓效忠孙中山个人的中华革命党。

  在担任了孙中山的英文秘书之后不久,由于朝夕相处,孙宋二人渐生情愫并私定了终身。为此,孙中山曾言:“能与她结婚,即使第二天死去亦不后悔。”一九一五年六月,宋庆龄为了她和孙中山的婚事,专程从日本回到上海征求事先已经从日本返回到上海的父母的意见。得知女儿已经与孙中山私定了终身,宋嘉树夫妇竭力反对并经常破口大骂孙中山。不仅如此,为了阻挠女儿与孙中山的不乱之恋,宋嘉树夫妇还将宋庆龄软禁在了上海的家中。

  见由于自己与孙中山的不伦之恋而遭到了父母的反对并软禁,于是宋庆龄买通了仆人给孙中山发去了一份求援信。接到宋庆龄的求援信之后,孙中山马上派朱卓文到上海来营救宋庆龄。当与宋庆龄取得了联系之后,在朱卓文的精心策划下,宋庆龄以床单为绳滑下二楼从而逃出了家中,乘上朱卓文事先已经安排好了的车子直奔码头,然后登船直奔日本投入到了情人的怀抱。

  孙中山和宋庆龄的不伦之恋不仅遭到了宋庆龄的父母及家人的坚决阻拦,而且也更是遭到了胡汉民和朱执信等绝大多数国民党人的强烈反对。但是孙中山和宋庆龄却冲破了层层的阻挠,于宋庆龄到达日本第二天的一九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的上午,就到日本律师和田的家中办理了结婚手续。当天下午又借用孙中山的日本友人梅屋庄吉的房子举办了婚礼。孙中山和宋庆龄结婚时,尽管当时在日本的国民党人有很多,可是到场祝贺的,却只有廖仲恺与何香凝夫妇以及陈其美这三个人。而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在得知宋庆龄逃离了家中的消息后,马上就追到了日本。见以自己之力无法阻止孙中山和宋庆龄的不伦之恋之后,宋嘉树还以自己的女儿未成年为由,到日本的有关执法部门去控告了孙中山。但是由于孙中山在日本的友人很多,因此宋嘉树在日本也遭受到了投诉无门的冤屈。于是比杨白劳还冤的宋嘉树只好返回来向孙中山服软。身为岳父的宋嘉树在梅屋庄吉的家门外,先是当众给孙中山磕了三个头,然后又哀求他照顾好自己的女儿并又奉送上了一份丰厚的嫁妆。

  一九一五年对于孙中山来说,可谓是最为春风得意的一年。这一年,孙中山不仅抱得了美人归,而且还与日本人签订了一份只要日本支持他推翻袁世凯而重登总统宝座,他便将满蒙地区割让给日本的名曰《中日盟约》的协议。这一年的孙中山和宋庆龄,真可谓是“宋二风流大炮狂,恨未中华入私囊。为谋再登总统位,欲引东师入沈阳。”

  如果以一个伟大历史人物的标准来衡量,回顾孙中山的一生,他在立德和立言方面,都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而立功,又没有什么实实在在的历史功绩。因此,不管是对“辛亥革命”,还是对孙中山本人,公知们对他(它)的神话或纪念,从来就是空对空,从来就是“大炮”对“大炮”。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895年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流亡日本期间与陈少白、郑士良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孙中山在囚禁中给老师康德黎的求援信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898年11月,孙中山、杨衢云与宫崎寅藏等日本友人在横滨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00年,孙中山在日本与宫崎寅藏等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避居夏威夷的孙中山与家人合照,摄于一九○一年 香港歷史博物馆供图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05年8月,孙中山在日本东京成立同盟会时的会员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06年,孙中山在晚晴园与新加坡同盟会正、副会长陈楚楠、张永福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07年前后,孙中山与陈粹芬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08年1月,孙中山与黄兴等在越南河内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09年8月10日,孙中山在伦敦吴稚晖家留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1年5月3日,孙中山于在芝加哥召集会议时和与会者的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2年1月28日,南京临时参议院成立时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大总统誓词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 1912年初,孙中山在临时大总统府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2年4月,孙中山与湖北军政界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2年4月6日,孙中山和亲友与哈同在上海哈同花园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2年9月,孙中山与欢迎人员在张家口车站站台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2年6月30日,孙中山在上海黄兴寓所与友人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孙文等人在日本浅草的合影,1913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3年2月18日,孙中山偕马君武、袁华选访问日本陆军省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3年2月22日,孙中山在东京红叶馆设宴招待曾援助中国革命的日本友人及旧友后的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孙中山与他的日本小妾。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孙文和梅屋庄吉,1914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6年4月24日,孙中山、宋庆龄与梅屋夫人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孙中山与宋庆龄在东京结婚后于1916年4月24日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17年9月10日,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时与各界代表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孙中山参加1918年元旦庆祝大会后在大元帅府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在国会宣誓就职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后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1年7月,孙中山与夫人宋庆龄在广州。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3年7月,孙中山与宋庆龄视察广州停机场时的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孙中山夫妇在广州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3年8月14日,孙中山、宋庆龄在永丰舰与官兵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3年秋,孙中山主持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前的预备会议后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3年10月16日,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国民党党务讨论会时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1月20日,孙中山在国民党“一大”致开幕词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1月30日,孙中山步出中国国民党“一大”会场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6月,孙中山与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6月29日,孙中山在广州北校场阅兵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国立高等师范学校讲演三民主义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9月20日,孙中山在韶关出席北伐誓师阅兵典礼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11月7日,孙中山出席广州各界纪念俄国十月革命七周年大会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11月,孙中山与宋庆龄在船上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12月4日,孙中山在天津张园与各界欢迎者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4年11月30日,孙中山、宋庆龄与随行人员在“北岭丸”船上合影

 一息尚存:切莫用“大炮”的方式去纪念“大炮”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1925年3月12日上午9时30分,孙中山在北京辞世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